无诀诀诀诀

对文字的运用尚在学习。
谢谢喜欢♡
爱你♡

【周叶】花与原木 1

ooc
ooc
ooc
私设慎入
想写一篇周叶温柔的恋爱。
长短。。。
呃。



叶修靠在周泽楷边上,腹上倒扣着一本翻开的书闭着眼睛小憩 。青年垂下目光注视睡得正安稳的人,眼里的温柔满的要溢出来。他抬手小心翼翼取下架在人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拨拨他前额搭着略长的刘海,轻轻的低头吻了上去。

周末的一大清早,街道还显宁静。

叶修还是进了那家花店。

无论是照进玻璃橱窗的阳光还是涂抹着翠绿的叶片,抑或是那双映进目光边缘的好看的手,都扯的他心头微微发痒。微风牵动挂在门边的风铃,带着不知名的花香融进呼吸。

叶修在门口打量着,一只很小的小球滚到他脚边,然后一只小毛绒团子也跟着滚了过来,似是对叶修的帆布鞋很感兴趣,放弃了小球转而抱着鞋子开心的咬着鞋带。叶修笑了笑,弯腰一手把猫咪捞到怀里,捡起了小球顺手放在旁边精致的木头花架上面。

“您好,有人在吗?”揉着猫咪脑袋走进店门,入目的是各种在空气中木架上流淌的绿色,面容清秀的青年正坐在高脚椅上制作盛放空气凤梨的立体几何吊饰。稍长的头发被捋在耳后用夹子夹住,听到声音后扭过脸,绽放给来人一个明媚的笑容。“早上好。”

叶修走过去把猫咪放在桌子上,看它开始逗弄那团缠好的渔线。“叫什么名字啊?”青年默默地伸手收回渔线,听到问题稍微一顿,抬头看了人一眼 。“呃,周泽楷。”来人也还给他一个带着笑意的目光,扯了扯嘴角, “我说猫。”


周泽楷认识叶修。

当时为了找一本常常断货的书,他几乎去遍了大大小小的书店,失望而归后一段时间,注意到在街对面出售的那个店面在装修,从搬运工努力抬着的高大书柜上看出了店主的目的,他总不可能在夹层里养金鱼。人有点儿想得到却得不到的物件儿时总会对于此相关的东西投去更多的目光,周泽楷也是,一边应付各种目的其实是他而不是花的少女一边抱着点儿期待等着书店装修完毕。

最后一辆运着书籍的货车开走以后,周泽楷终于决定去打个招呼,顺便问一问关于是否能帮忙进到那本书的问题。书店装潢偏向简洁清新,大多是淡棕色的原木书架,供人小坐靠着落地窗的窄窄的小桌和高脚圆凳,以及边角点缀的一些设计精致独特的木工艺术品。周泽楷的第一反应是少点儿绿。

走到第三排书架后面时他看见了店主。穿着简单的白t和七分牛仔裤,踩了双淘宝爆款的帆布鞋,左手托着一摞书正神情认真的排序放进书架。最顶上两本书快要滑落下来,周泽楷快走两步伸手扶住了,转头目光相遇。“啊谢谢你,这里刚开业还没收拾完,请再等两天吧。”叶修笑笑。这算是逐客令了。周泽楷眨眨眼睛,把书重新摞好,顺着人目光扭头看了眼对面自家的店然后开口 “呃,对面的,来帮忙。”

叶修愣了几秒,往后退了半步透过玻璃看到了对面的花店,哦哦哦的又走回来,也不客气,直接分了人半摞 “那你帮我把它们放在d2架左上第一层吧,按作者来。”周泽楷还在想这边儿要客气了他该怎么接,这回答倒省了劲儿,点点头走到第四排书架后开始放书。叶修放着放着突然就乐了,小声嘀咕说这小子长得还挺俊。


叶修抬手抚摸了两下挂着的绿萝叶子,“想买点植被装饰一下店面,小周你有什么推荐吗?”周泽楷把一株空气凤梨放在做好的几何架子里举起,“嗯,这个,好养,好看。”“那好,我就买这个吧。”周泽楷倒也觉得这人很直,大大方方改了称呼,不拐弯抹角也不挑挑剔剔,挺对他性格,也不再多说,拿起一个做好的架子晃了两晃,“稍等,不够。”叶修看了一眼桌上刚做好的几个,便理解了他的意思,看时间还早,就拉开藤椅在人旁边坐下,托着下巴看青年认真的做手工。

早上的阳光透过玻璃与植被的缝隙钻过来,青年白皙的手指有时会凑过去,蹭上点儿亮亮的金色。叶修坐在藤椅上托着腮帮子,一手手指在桌子上敲击着,看着人利索的挑着渔线在黑色吸管里反反复复穿梭,手指灵活,骨节分明,青筋略显,是双极为好看的手。看着看着目光也瞟到了自己手上。指甲剪的刚刚好,指节圆润指尖泛粉。嗯,挺好看。拇指磨蹭着食指和中指,扣了扣指甲缝,抬眼瞟了眼周泽楷。

周泽楷错了,叶修是直,但他只是性子直。

叶修喜欢书。上到文学名著下到洗衣机说明书,玛丽苏霸道总裁也来者不拒,关于某本书的内容他都能认真的跟你掰开了揉碎了解析人物心理和情节走向。书店基本已要定型,遇见周泽楷前一天的时候他看完了人生中第一本耽美。然后他发现自己有点不太妙。穿着白衬的青年袖口挽上小臂,给自己一个明朗的笑容。忽然好像有一只手轻快的拨动心口串成一串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



“嗯你先忙,我去门口抽根烟。”叶修按着桌子慢慢吞吞站起来,得到人眼神的回应便插兜拿出烟盒和打火机,一步步蹭到花店门口,一手上伸似是无意识的拨了下风铃,叼着烟一边打火一边往玻璃门一靠,口腔溢出飘渺的烟雾,抬眼看着风铃,在微风中摇摆碰撞。

周泽楷手上活儿没停,心里也没停,看看门口站的歪斜的人,身体突然泛上一阵极其轻微的抖擞。耳朵尖渗着点红。

叶修的店后面有个暗间,存书和杂物用的。周泽楷帮着摆满了d2整个书架,用手背蹭蹭额头的薄汗,看着最后剩的一摞书,刚想着如何处理,叶修突然就从前面的书架旁边露了个头,“昂剩下这些,把它们搁储藏室吧就。”说着也抱了摞书往后走示意周泽楷跟上。单手打开暗门,周泽楷站在那看着叶修略踮脚嘿咻一声把书一次性放在货架最高层,拍拍手走出来,侧身给周泽楷让地方。

周泽楷侧过身子,学着叶修的样子把书也一次性放在货架上。但第二层后半部分的书没有放整齐,突出来一个角,结果周泽楷双手横扶的这摞书中间大有要掉下来的趋势。青年迅速的扭头看着叶修,叶修本来就叉腰站在那看着,便很及时的上前。“先别松手啊扶好了。”

储物间的货架本来就摆的更加紧密,挤一挤也就塞的下两个人。叶修侧着身子低头避开周泽楷扶着书的手臂,整个人像条鱼一样滑进书架和周泽楷之间的缝隙,把手伸进货架第三层的边儿上试图把那个突出来的角塞回去。

货架与货架间小小的空间被两个人填满,周泽楷抬起头让人更方便的站立,费力整理的叶修脑袋一晃一晃,翘起来的头发蹭的周泽楷下巴很痒。整理东西的时候两人都有点热,身上只穿了一件衬衫,温热的身体隔着薄薄的布料相互磨蹭,叶修身上的味道一下子渗进青年的呼吸。原木与油墨以及烟草的气息打着旋儿融成一体。周泽楷心里有点发痒。

叶修使了下力,打算把书按回去,软软的臀肉隔着裤子撞到了青年的小小周。纯良的人一下子就红了耳朵。一下。一下。一下。周泽楷从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等人长抒口气从自己怀里钻出来时,他已经听不进去人带着笑意的感谢,也不记得此行的目的,迷迷糊糊的回了花店。

周泽楷绝望的把脸埋在手臂里,看着精神抖擞的小小周。与花为友这么多年的纯良青年第一次对自己的取向产生了怀疑。

他很伤心。他觉得自己是个变态。



叶修把烟灰小心翼翼的磕在不锈钢垃圾桶里,扔了烟头,转身回到桌子一旁,青年不知道在想什么,耳尖泛红眉头微皱,手指加快了速度编织,一根烟的功夫已经做了好些。叶修拉开椅子坐下,恢复刚刚托腮的动作继续看着他,唇边带了点儿笑意。

时间过的很安静。挂在墙上的钟表滴滴答答的响着,猫咪不厌其烦的抓着轱辘轱辘乱滚的小球。叶修趴在桌子上,看着看着眯上眼睛就睡着了。周泽楷做完了吊饰,把植物一颗一颗放进去,拿了一束很细的木绳把它们分别串起,系成不规则的样式。一切都做好后,青年靠着椅背看了看人安静美好的睡颜。歪头看见自家猫咪正跟含羞草玩的不亦乐乎,看了一会随手拿过靠在窗边的素描本,起身拿了铅笔,找了一个合适的角度开始作画。

叶修就眯这一小会还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把周泽楷按在墙上强吻。周泽楷特羞涩的说着不要不要。他邪魅一笑说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叶修被吓醒了。人刚醒的时候总会有点儿恍惚,叶修动动脑袋,盯着刚一睁眼就入目的周泽楷扳着画本的手发呆。周泽楷也注意到人醒了,看了他一眼手上却没停。

叶修抬眼瞄了瞄周泽楷。用那种你看我都醒了你不说点儿什么么的目光。青年看看他,想了想然后开口,“呃,做梦了?”   “嗯...。”叶修声音有点儿闷闷的 ,想着再不挑这总裁文也绝对不能再看了。 “什么梦?”周泽楷合上了画本。“呃,梦见,你家猫。挠我。” 叶修面不改色心不跳。“你  你在画什么啊?”  “呃,挠你的猫。”周泽楷咽了口唾沫。

叶修付过钱,看了眼对面自家的店,对周泽楷笑笑,“我叫叶修,书店就在对面儿,随时欢迎啊,小周。”

青年扬起头,回给人一个温暖的笑,“这儿也一样,叶修。”

窗台上,风卷起素描本纯白的几页,阳光洒在叶修毫无防备的睡颜上。

评论(1)

热度(22)